改革开放让我改天换地

点击量:42208 发布时间:2008-11-19 09:07:35

改革开放30年来的最大变化是解放了人的思想,人们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了。我清楚地记得:1981年12月5日上午10点钟左右,在河南省延津县高寨村东边的小麦田里,用海鸥4B 120双镜头照相机,公元牌120黑白胶卷,光圈F 11,速度1/60秒,拍摄了一张“牲畜啃青”的照片。这张照片于1982年2月6日发表在《河南日报》第二版上。这是我的处女作,当然高兴!一天晚上大队党支部书记在放映电影时(农村都是露天电影),面对千把号群众,说我干坏事不干好事,报忧不报喜,上报纸批评了他们,进而对我肆意侮辱、谩骂。不明真相的农民群众,真以为我犯了什么大错,被大队党支部书记(群众称为土皇帝)用高音喇叭在那么多人面前吆喝着骂。这在那个年代里,农民群众的思想认识在“高音喇叭”的影响下,在当地我很难摆脱阴影。

1982年10月是我的历史节点。这年的国庆节也正好是中秋节,我的一位在芜湖火车站工作的叔叔回老家探亲,乘机和他来到了芜湖,算是摆脱了那个是非之地,背井离乡开始寻觅我的另一片天地。叔叔开始给我找了一家铁路部门职工家属开办的一个照相馆,和人家说好了一个月50元左右的工资,我思量着对叔叔说,现在允许个体户了,还是找个地方自己干吧。主意一定,开始了行动,于1983年2月5日农历腊月23风风火火赶回河南老家,把我的那架120双镜头照相机和一台业余型的放大机收拾一下,于腊月26又风风火火地赶回来芜湖。虽是再有三天就过年了,可我一点过年的心思都没有,便又风风火火地在神山口一处居家户门前挂起了一块小木牌,上写冲洗胶卷、印放照片的业务,算是开张营业了。这年的春节,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在芜湖度过的第一个“有滋有味”的春节。1983年是芜湖地区水患较严重的年份,也是“严打”力度较大的一年,这年,我与人在神山口合开了一个“小巧照相馆”,算是有模有样地干了起来。几年打拼,虽是收入微薄,开支也不大,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饥,算是谋了出路自食其力吧。为寻求发展,1986年底别了神山口在别处开了一个“黄河照相馆”,因那一两年大多时间都在外来回穿梭似的拍摄居民身份证相片,所以该馆大多闲置在那。1988年平静下来后,琢磨着还得稳扎稳打地干,东一榔头西一棒成不了气候,决心重整旗鼓,规范经营思路,于是又开了一个“大西洋摄影中心”,于1990年4月30日正式开业了。

自从“大西洋摄影中心”的开办,确也让我循出了头绪,步入了有序发展的轨道。如果说此前至1982那8年间是在无序中的摸索探索,那么此后至今的18年间确是在有序中稳步发展的。这18年中,首先,让我结束了以前那种居无定所(曾8年6易住所)的流离状态,自建了一处单门独院别墅式两层小楼;第二,让我结束了以前那种单枪匹马东奔西走的游移不定模式,走上了循序渐进稳步发展的良性道路,在自身得以发展的同时,还先后安置100多人次就业,先后10多次捐款助困;第三,让我结束了以前那种与政治无关,与艺术无缘的空白状态,并且在此领域均小有建树大有成效的良好局面;……

闲暇时,常和贤妻忆起往常岁月。那时妻子常念叨,要是有一个哪怕只有10几平米的属于自己的房子就好了;要是有一个城市居民户口本,不是黑人黑户买黑市粮票黑市煤票,还常遭人白眼,能摆脱“二等公民”的处境就好了;啥时候能成万元户就好了。这些曾经的美好愿望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早以全好了。妻还念叨,现在什么都有了,真是改天换地了,但也是不满足。不满足是对的,人类社会的进步就是在永不满足的脚步下不断前进的。

抚今追昔,面对改革开放30年来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,不由得让我发出万千感慨:首先,要不是改革开放,估计很难跳出我那饱受“高音喇叭”刺激的那一片小农天地;第二,要不是改革开放,我也领不到合法的营业执照理直气壮地从事个体摄影企业,那时办理照相营业执照属特种行业,要到公安部门备案,刻一个单位公章也要到公安部门备案;第三,要不是改革开放,我也无从诞生政治生命,于1998年3月成为镜湖区的政协委员,进而在2008年1月又成为芜湖市政协委员;第四,要不是改革开放,我也意识不到于2001年4月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,成为参政党的一员;第五,要不是改革开放,我也无需储备摄影艺术力量而于1985年2月就进入中国摄影函授学院成为该学院的首届学员,也很难于2001年3月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,成为一名国家级的摄影家;第六,要不是改革开放,我也很难有缘于2000年7月26日和2004年6月26日两进北京人民大会堂领取摄影奖项,因为那里特别是改革开放前是多么的神圣而常人难以入进的地方!道不完的感慨,是改革开放给了我这么多的感慨和感动,是改革开放让我有了一片新天地!

祝贺您,改革开放!您的丰功伟绩将铭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进程中的里程碑上!

点击获取原图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