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3,去厂里报到的那一天

作者:张健 责任编辑:王建 信息来源:民建安徽省委网站 点击量:2424 发布时间:2024-05-28 10:49:41

前些日子,在江淮汽车成立60周年之际,我接到一个通知,去参加为公司30年年功荣誉员工颁奖的活动。活动简洁,却不乏仪式感。从领导手里接过鲜花的一瞬间,我恍然惊觉,怎么一下就三十多年过去了呢?

刚进江淮汽车那天的一幕一幕,仿佛,就在昨天。

1993年七月的一天早上,在焦急盼望中,我终于等来了学校负责毕业生派遣证发放的戴老师电话,电话那头他大声地通知我,派遣证下来了,让我去省博物馆门口找他。

我赶紧跨上家里的二八大杠一路狂蹬,心急火燎直奔博物馆方向而去。终于在老师手中,我珍重地接过了派遣证,上面贴着我的照片,还印着几行字,内容大致是省机械厅人教处,兹有某某学校毕业生张健分配至你处工作,请予以接洽云云。还有一个信封,里面大概有四五十元钱,戴老师说这是学校发的派遣费,一直每个月都是从家里要生活费的我,突然之间有了第一笔属于自己的收入,顿时激动不已,顺带着对上班这件事满怀憧憬。

派遣证上虽然写着到机械厅分配工作,但其实我的去向早就定了,毕业前,学校征求我的意见,芜湖通用机械研究所,滁州扬子和江淮汽车,三选一,我没有犹豫,父母都是江淮职工,我注定就是江淮子弟,直接就选了江淮汽车,当时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学校教务处主任当着我的面,在一张档案表里填上“江淮汽车制造厂”几个字,又从抽屉中拿出了一个圆圆的公章,啪嗒一下,我人生的职业就此确定下来。

那时候,机械厅是江淮厂的上级主管部门,拿到派遣证还得先去厅里办个手续,才能去厂里报到。我拿到派遣证后,赶紧前往离博物馆不远的机械厅,四处打听后,机械厅人教处一位姓徐的处长给我办了手续,并反复叮嘱我,抓紧时间去厂里党办办手续,要是过了十五号,就少半个月工资了!

我自小在厂区长大,跑腿办事自然熟门熟路,很快就办好了手续,党办主任姓王,她问了我基本情况后,说:“尽管你是职工子女,也不能搞特殊化,也要下车间实习,你先去车架厂吧,去了之后好好干,不要给父母丢脸,听到没?”我点头如捣蒜,又猛然想起在学校里面,同学们议论的实习没有工资的事情,直愣愣地问:“那,去车间实习有工资吗?” 王主任停顿了一下,笑眯眯地说:“有啊,你这小孩······”

作为大学生,我被分配了一个三人间的宿舍,刚到宿舍,隔壁房间一个年轻而阳光的招呼声就来了,他热情地帮我铺了凉席,“认识一下,昌木松,合工大的!” 他握着我的手,大声笑着说,满脸真诚,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依然记得我和老昌的第一次见面。昌木松非常热情外向,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和力,听说我在车架厂,他更高兴了,说这就是缘分啊,他也在车架厂。此时已经是中午时分,他说什么也不让我走,拉着我去了他的宿舍,手脚麻利地炒了几个菜,我们坐在简易小桌边,用搪瓷缸倒满啤酒,一碰:“干了!”

当天下午,我就随着厂里大喇叭的上班号前音乐,正式上班了。为显正式,我特意把早年父亲穿过的工装穿在了身上,厂办把我分在车间朱班长的班组,朱班长带我来到班组休息室,里面人还不少,有几个中年男性,有两个大姐,还有几个跟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,一看到新人来了,休息室里一下子叽叽喳喳起来,朱班长扯着嗓子喊了半天,大家才安静下来,相互介绍之后,班长开始布置任务,一口气讲了好多工作,布置完又看向我:“小张,你不要紧张呀,我们这边加班不多的。”

一个留着分头,相当精神的年轻人捅捅我,向我挤挤眼睛,或许都是年轻人的缘故,我俩很快就熟悉了,他说:“你别听老朱的,我们这个车间天天都加班,哪会有轻松的时候?唉!既然来了,你就做好吃苦的准备吧!不过,晚上食堂的夜餐挺好,明天你记得带个大缸子!”我嘿嘿笑着,心里的紧张和局促一扫而空,小时候,父亲在车间加班,发了夜餐不舍得吃,就送回来给家里的几个孩子吃,我们总是吃得很香。

那天下午,我就跟在老师傅后面开始上工了,那是我第一次面对面看着冲压机把大梁冲压成型,并按流程处理各类材料,每个工位的间距很远,车间里面噪声也大,在机器轰鸣声中,我的第一天工作结束了。

三十年时间转瞬即逝,曾经的江淮汽车制造厂如今已蝶变为江汽集团,我也早已不在生产第一线,但厂房的工号声、车间的机器声、同事之间的谈话声······种种声音依然历历在耳,陪伴着我走过人生中的青壮三十年,成为我生命中充盈的注脚!


点击获取原图

返回顶部